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父亲的自述

父亲的自述
这一年多来,我就象生活在地狱中一样

一切的一切,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个象猪一样胖的福建混蛋。将近十年了,我们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我万万没想到,在这次市里最大的五星级宾馆这麽大的工程上,他会摆我一道。由他提供的几乎所有的装饰材料居然都是劣质的假货。

也怨自己,总以为这麽多年的关係不可能蒙我。甚至忽略了最最关键的验货。

等那些东西全部糊上了那栋大厦后,事情马上败露,被勒令停工不说,还要返工,赔偿延误工期的损失。

而等我回过头再找那胖子时,他仿佛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在福建,远隔千里都不止啊,我无可奈何,一纸诉状将他告上了法庭。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结婚那天,我就对天盟誓,此生绝不负她,要给她一生的快乐和幸福。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着回家了。

  而我是多麽的喜欢妻子这时的样子啊。

  或许是上天也妒忌我有着这麽的妻子和这麽美好的生活吧。他决定给我惩罚。

  :进来吧,老公。

  :敏啊,我觉得好象不太硬啊。

  我试着绷了绷肉具,感觉不是很强烈。

  而妻子似乎等不及了。

  :恩,进来了就硬了吗。

  肉具上白白的往下淌着液体,那是妻子兴奋时分泌出的淫液。很多。

  :老公啊,你软下来了还这麽大耶。

  边说,边吐出她那细滑红润的舌尖,在我松软下来的龟头上舔了一圈。

  :舒服吗,好老公,

  妻子的眉眼如丝,直直的看着我,那样子既骚浪又娇媚。

  对不起,敏,我可能真的是累了。你难受吗,要老公用——

  妻子打断了我:恩,不要吗。等你明天硬了用他

  妻子的手指在那软塌塌的东西上缠绕着。

  我无言的吻住妻子。

  那一夜。我几乎没能入睡。而且我也听到身边的妻子也好象翻来覆去了一夜。

  而早上我睡的正甜时,却被妻子弄醒了。

  果然妻的眼睛里面水汪汪的象要淌出水一般,见我醒来,立刻偎到我的怀里。

  纤手却紧紧的抓着我硬起的阳具,腻声道:老公,好大啊。热热的。

  我捏了捏她阴户上端挺立着的硬硬的阴核。妻子的身体缩了缩,娇吟了一声。

  小浪穴什麽时候湿成这样了。这麽多的水。

  恩,说好不许的吗。

  妻子在我怀里娇羞的扭动。

  刚刚啦,谁叫你一大早就不老实,紧紧的顶着人家。

  那现在呢,现在要老公干吗。

  我轻笑着,将妻子压到身下,逗她。

  要老公的大肉棒棒操了。小穴里头好痒啊。

  妻子妩媚的搂住我,把嘴凑到我的耳边,低低的道。

  我呵呵的低笑,说了声:小浪妇。就用坚硬的肉具凑向爱妻的胯间。

  妻子快乐的闭上眼,将腿大大的分开。微微的挺起湿透的阴部,往上迎来。

  是这里吗,宝贝。

  我挑动着自己火热的肉具,在妻子那湿滑不堪微微抽搐的阴门口挑逗着。

  恩,坏老公,进去啊。等不及了啊。

  我笑了,轻轻的拍了一下她往上挺起的屁股。

 就一夜没操,小穴穴就浪成这样了啊。

  恩,老公,人家要吗。快啊。

  满满紧紧的把她塞住了。

  哎呀,好老公,硬邦邦的大肉棒棒真好啊。

  爱妻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快活的肉体收缩了一下。

  老公啊,你怎麽了,快啊,快,小穴里面好痒啊,快给她啊。

  爱妻依旧没有埋怨,但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哀怨。

  伟德,这可能是病,我们得去看医生了。

  妻子正色对我说。

  我的眼泪都下来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要把这病瞧好。伟德。

  二

  但是,我们将近一年的求医得到的却是一个几乎让我们绝望的信息。

  我最不敢见的人就是我最爱的阿敏。

  看着我那麽难受,阿敏也体谅的不再要我回家面对她了。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不可思议的事却真的发生了。

  儿子的脸突然红了一下。

  阿敏似乎也吃了一惊,身子僵了僵,与儿子紧贴着的身体站直了。

  象个鬼一样,吓坏我了。

  妻子娇嗔着拍了拍胸口,走上来,一把挽住我的胳膊。

  大忙人,今天怎麽会有空回来看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啊。

  我觉得阿敏的身体僵了僵。

  尽胡说,你吃饭没,我回去给你做些。

  昏暗的路灯下,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脸上有了红晕。

  儿子已经快步上前,打开了门。

  我打开卧室的门,几乎吃了一惊。刚刚还在睡着的妻子居然不在了。

  而且我的脸变的血红。这麽早,天还没亮,她跑去儿子的房间干吗呢?

  屋内的一切证实了我所有的推测。我绝望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妈妈,想死我了。想死你这里的味道了。

  咯咯,坏小子。又想用他欺负你妈妈了。

  舒服吗,宝贝。

  妈妈,好舒服啊。

  果然,妻子忍不住了,她鬆开了口中儿子年轻粗大的肉棒。站了起来。

  微微,好宝贝,来吧,妈妈要了。

  啊,微微啊,好烫啊。

  妻子仰着脸,低低的叹息着,腰伏的更低了。屁股也向儿子结实的小腹耸去。

  妈妈,舒服吗。

  微微啊,到底了。好舒服啊,鸡鸡好涨啊,妈妈的小穴都要放不下了。

  妻子回过头,对儿子媚笑,淫蕩的喃喃。

  就是啊,妈妈,好象比上次紧多了。夹的我的鸡鸡也好舒服啊。

  妈妈,知道了。妈妈,你说要是爸爸知道了我们的事可怎麽办啊。

  妻子的淫蕩让我大吃一惊。

  泪流满面。

  妈妈,我爱你,我要操到你最最舒服,妈妈,好不好。

  哎呀,微微啊,别动,给妈妈,别抽出去,让妈妈舒服吧,

  妈妈,妈妈,你收缩的我好舒服啊。

  妈妈,我要射了,忍不住了啊,。啊。妈妈。

  儿子轻声叫唤着他的母亲,年轻的身体开始颤抖。

  妻子竟然因为儿子在她体内的射精又到了一次高潮。

  我控制住自己还没有完全平複的呼吸,悄悄的离开儿子的窗外。

  我想让妈妈更舒服些吗。

  你呀,现在妈妈都有些吃不消你了。这小家伙现在越来越兇了

  恩,妈妈躺一下就起了,现在身上好象一点力气也没有,

  呵呵,一定是刚刚在上面动的太兇了。

  儿子笑了。

  还笑,坏蛋,都是你这坏儿子,非要妈妈在上面,弄的妈妈腰都软了。

  妻子拧了儿子一把,娇嗔着。

  知道了妈妈,你回吧,外面冷。

  但是我没有,我怕进入了她的身体后我又会不行了,甚至我怕她会拒绝我。

  那样的话,我会活不下去的。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四

  五点半不到,儿子叫门了。我的心激动起来。

  妻子放下手中的活,满脸喜悦的给儿子开门。

  儿子一进门,就在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妈妈,我回来了,饭做好了吗。

  儿子换着鞋,问他母亲。

  在做呢,你看会电视,马上就好,饿了吗,要不要先吃些东西。

  不要,妈妈,等你做好了再吃吧。

  恩,乖儿子,

  妻子娇笑着,扭动着脖子,:别动妈妈,快出去,你这样妈妈怎麽做饭啊。

  格格。

  妻子的笑声在我听来是那麽的淫浪。

  妈妈,明天是星期天,

  星期天又怎样。

  妻子回头,眼里已经开始闪烁着淫蕩的火花,:你不怕被你爸爸回来看到。

  妻子娇笑着。扭动着曼妙的身躯:恩,不吗。妈妈。你好香,让我闻闻。

  妈妈,奶头大起来了,好硬啊。

  娇媚的妻子让儿子兴奋,他将下体靠到了他母亲的臀部上。

  妈妈,我也硬了。你看。

  不害臊,妈妈才不要看你这丑东西呢。

  又咬着唇,白了儿子一眼。

  儿子的手揪住了妻子涨大的奶头,在牵拉着,旋转着。

  妈妈,我想闻闻你下面的味道。

  妻子浅吟低笑着。模样又淫又浪。

  恩,不,我现在就要。

  儿子的手伸到了他母亲的腰间,解他母亲的裤子。

  恩,坏东西,妈妈一天又没洗又没换的,脏死了,不要啊。

  妻子的脸红了。不依的扭动着纤腰。

  坏微微,不要啊。

  妻子擡起一条腿,儿子将妻子的一条腿从裤子里面完全脱了出来。

  坏蛋,你坏死了,一回家就这样,你也不怕妈妈着凉啊。

  妻子回头嗔怪儿子,眼中尽是诉不完的蕩意和媚态。

  妈妈,我就是喜欢你这里的味道。

  :才不,我的妈妈最干凈,最香了。

  妈妈,你看,穴里有水出来了。

  妈妈,我要操你,操完了再吃饭好吗。

  妈妈,是这里吗,我近来好吗。

  进来啊,微微,妈妈準备好了。

  妻子仰起兴奋而火红的脸,细细的呻吟起来。

  宝贝,你想不想射精啊。

  妻子柔媚的问儿子。

  不想,妈妈。我只是想这样放在你里面,慢慢的动着。

  那妈妈,你做饭吧,我就放在里面慢慢的动。不会影响你的。

  妻子低低的回头对儿子说。

  吃过了饭,妈妈帮微微洗澡,妈妈也想吃微微的鸡鸡,好吗。

  恩,妈妈,我也要吃你的小穴,

  儿子终于听话的将他的性器狠狠的在他母亲的身体撞了几下,然后抽了出来。

  微微,去擦一下,看你把妈妈的大腿都弄湿了。

  恩,妈妈,那我不穿裤子啦,反正呆会吃饭的时候又要操妈妈。

  儿子笑了。妻子的脸红了。

  去把妈妈的睡衣拿来,再拿些纸来。

  儿子脱下了裤子。

  妈妈,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吧,我给你拿去。

  坏蛋。去穿上衣服,要着凉的。



  我强压住心头燃烧的欲火,等待着妻子和儿子继续的激情的表演。

  不一会,妻子就把饭做好了。儿子殷勤的帮着妻子整理餐具。

  来,妈妈,坐到我身上来吧,

  恩,妈妈说话不算数,

  妈妈你不坐在我身上我就不吃。

  儿子放下了碗。妻子笑了:坏蛋啊,妈妈是怕你累了,吃完就不能做了。

  妈妈来嘛,妈妈来嘛

  妈妈餵我吃,

  好香啊,妈妈。

  妈妈,你湿了,好多水出来了。

  妻子的声音更低,紧紧的搂住儿子的脖子。

  妈妈放进去吧,我也要。

  儿子在下面不安的扭动。

  不要在这里,微微,抱妈妈去沙发上。

  妻子红红的脸偎到儿子的脸庞上,低低的央求。

  坐下宝贝,让妈妈来。

  妻子让儿子足在了宽大的沙发上,绻起腿饶在了儿子的身体两侧

  妈妈,让我把裤子脱了吧,

  恩,妈妈等不及了,微微。

  微微,妈妈现在就要你这热热的大鸡鸡。

  妻子仰着头,快乐的呻吟着,雪白鼓胀的奶子就在儿子的脸前面上下颠蕩着。

  微微,妈妈好舒服啊,今天怎麽啦,妈妈觉得下面好热,好多水啊。

  儿子伸出舌头,去舔弄着他母亲不住在他的眼前晃动的硬邦邦紫嘟嘟的奶头。

  妈妈,我也感到你的下穴里面好热啊。紧紧的咬着我的鸡鸡呢。

  儿子在他母亲的身体下面,努力的向上挺刺着生殖器。

  宝贝,妈妈真的不行了,哎呀,微微,你要不要射啊。

  不要,妈妈,你来吧,我正硬着呢。

  妻子大声浪哼着,屁股动的飞快,那水声也响成了一片。

  妈妈,你来吧,我忍着呢。

  妻子笑了,吻住了儿子。

  恩,妈妈,今天为什麽不叫我射了,以前你总说我想射就射别忍着的吗。

  妻子的脸红了,伏到了儿子的耳朵边上低低的道。

  恩,妈妈,我今天也想操你久些,妈妈,我喜欢操你。

  坏蛋,你的大鸡鸡现在不就操在妈妈的小穴里吗。

  妻子淫蕩的低笑。儿子来劲了。

  妈妈我现在就要操。

  妻子的声音淫蕩的不行。

  妈妈,这一次换我来操你好吗,妈妈累了。都出汗了。

  微微,把衣服脱了吧,要不回妈妈的房间再做好吗。

  不,妈妈,我想在沙发上操你。

  恩,知道了,这次不会了,妈妈不是已经教过我了吗。

  咯咯,妈妈的微微最聪明了。

  妈妈,你的穴口好红好肿啊,疼吗。

  儿子将他那粗大的龟头对準了他母亲正往外淌着白白的黏液的肿胀的阴道口。

  妻子颤声淫哼着。

  儿子啊,你的龟头好大啊,看,妈妈的小穴口都让他撑的鼓起来了。

  妈妈,你的穴口鼓起来真好看,象朵花一样漂亮,

  儿子兴奋的盯住他母亲的下身。

  呵呵,我看就象。妈妈,舒服吗。

  恩,好微微,鸡鸡好热,好粗啊,滑滑的,妈妈很舒服。

  妈妈,是这里吗。

  微微,你的鸡鸡真大真硬,大龟头沟子好深啊,一下就勾住妈妈那里了。

  妈妈,刚刚你在上面的时候能碰到那里吗。

  妻子摇着头,又低下头看自己的胯间。

  妻子的浪哼声让我极其兴奋,我开始飞快的套弄硬起的东西。

  唧咕,唧咕,唧咕

  妻子心疼的看着满脸是汗的儿子,低低的央求他。

  六

  妈妈,那你爬起来,我要从你的屁股后面弄你。

  来吧宝贝,操妈妈。妈妈要大鸡鸡了。

  妻子在儿子坚实的身子下面颤抖着,翘起着白白的丰满的屁股向儿子摇晃。

  我看到妻子闭上了美目,雪白的牙齿咬住了鲜红的下唇,头也微微的仰起。

  我的性器官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在我握着动作的时候,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妻子的屁股熟练而焦急的扭动着,用身体的语言提醒儿子应该加快步伐了。

  妈妈,舒服吗?我觉得鸡鸡好硬啊,好快乐。

  恩,宝贝,妈妈也好快活,穴里面象要被你的鸡鸡鉆出火来了,

  呵呵,才不,被我鉆出好多水才是真的。

  妻子的脸羞的绯红,雪白的屁股却不害羞的更加有力的往儿子的身上送去。

  妈妈,你要到了吗?下面好紧好热啊。舒服死了。

  妻子的浪叫声大而淫蕩,雪白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周末真的成了他们母子两性爱的欢乐日子了。

  妈妈,好多水啊。

  儿子擡起了脸,脸上真的有了水痕。

  妻子半是慈爱半是娇嗔的白了儿子一眼,还有些害羞。

  下午弄了这麽久,又想要了?

  嗯,妈妈,一看到你的身体就受不了了。

  儿子嬉笑着,手指继续不停的逗弄他母亲因为性兴奋而勃起的乳头。

  我看看,嘻嘻。

  羞不羞,坏蛋,翘这麽高。

  妻子居然坐到了浴缸的边缘上,示意儿子靠近她。

  恩,妈妈,真舒服,你的嘴里面好热,湿湿的,可舒服了。

  呵呵,就是你这个坏东西太大了,撑的妈妈的嘴好酸。来,洗澡吧。

  妈妈,你的奶头硬硬的好漂亮啊,

  儿子的手掌握住了他母亲的双乳,轻轻的捏揉。

  不,我只要妈妈。

  恩,微微啊。

  我看到妻子的身体在浴缸里面轻微的挣动起来,也听到了她加大的喘息声。

  妈妈,好滑啊

  儿子在惊叹成熟女体的湿热,妻子的扭动却在加剧。

  给我,微微,放进来吧,妈妈痒的不行了。

  舒服吗,妈妈,

  儿子似乎在尽力绷紧他的性器,要充满他母亲火热成熟的阴道。

  恩,好微微,真满啊,把妈妈撑的好紧。

  妻子回头斜视着自己健壮年轻的儿子,眉宇间说不尽的淫蕩和春情。

  妻子回头,体贴的问着儿子。

  恩,妈妈,不要紧,就是涨的慌,想动一下。

  儿子也在憋着似的。满脸的不自在。

  才不,坏蛋,一让你动你就一定会把妈妈搞的晕头转向的。

 :微微啊,给妈妈吧,妈妈痒的不行了,快啊。

  恩,妈妈,我来了,

  我觉得妻子前所未有的淫蕩,难道年轻的儿子给他的真的那麽的快乐吗?

  儿子对他母亲的体贴让我感动,而妻子显然也想尝试更多不同的欢爱滋味。

  微微啊,妈妈要舒服死了啊。

  妈妈,要起来吗。

  儿子体贴的亲吻他母亲汗湿的白皙修长的颈子。

  呜,

  儿子戏谑着。

  恩,要的,让妈妈歇一下吗。

  妻子居然在对儿子撒娇。

  妈妈,那我抱你到床上去好吗?

  恩,不过我不準你的鸡鸡拔出来的啊。

  妻子的媚态让我的血液都沖向了下身,我的手用劲握住了自己勃起的阴茎。

  舒服吗,妈妈,

  把他母亲放到床上前,儿子那健壮的屁股刻意的向前顶了几下。

  妻子在调笑着儿子,温柔但却淫蕩的看着儿子。

  儿子乐了,跟着他的母亲躺到床上,亲吻着她。

  妻子享受着儿子的亲吻,双手怜爱的在儿子健壮的后背肩头抚摩。

  坏,妈妈听了却好害羞的,让自己的儿子弄的那麽多水,多难为情啊。

  妻子的脸红了,在儿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低低的道。

  没有,没有啦。你坏,你是坏儿子。

  妻子的脸更红了,几乎把头都埋到了儿子的怀里。更紧的搂住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在他母亲的耳边低低的倾诉着,那健壮的臀部却在慢慢的耸动起来。

  呜,坏蛋,说好了妈妈歇一会的,又不算数了。

  妈妈,我好爱你啊。

  妈妈,你看,多漂亮啊,

  妈妈,阴蒂也翘起来了啊。

  漂亮吗,妈妈

  恩,微微啊,你把妈妈的小穴弄的这麽肿啊。

  妈妈,漂亮吗?

  儿子赞叹的询问他的母亲。

  妻子嘤咛着,低低的叹息。

  舒服吗,妈妈。

  好的,妈妈,来,把腿放上来,这样会更舒服些的。

  妻子顺从的将自己修长的双腿翘起,挂到了儿子健壮的肩头上。

  我的好儿子,你要把妈妈的花心都烫化了啊。

  享受着儿子那年轻的火热的精液沖击的妻子,娇媚的喊道。

  妈妈,都流出来了。

  妻子站了起来,坐到了床上。娇媚的叫儿子过来,儿子顺从的到了她的身前。

  舒服吗,微微。

  妻子的舌尖鲜红而灵活,轻轻的掠过自己殷红的唇。娇俏的看了眼儿子。

  恩,妈妈,你舔的我好舒服啊,你给爸爸这麽舔过吗。

  我的心一激灵,竖起了耳朵。

  坏蛋。

  妻子撒娇一样在儿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当然了,妈妈爱你爸爸,当然也愿意为他这麽做了。

  我的心里感觉到一些安慰,原来妻子还是爱我的。

  怎麽了,吃你爸爸的醋了。

  妻子看着儿子,噗嗤就笑了,拍打着他的脸庞。

  小色鬼,上床吧,抱抱妈妈。

  累吗,宝贝,

  不累,妈妈,我真的好爱你。

  咯咯,是吗,我的小微微,那你说说,刀是怎麽个爱妈妈法呀。

  儿子被妻子的调笑搞的有些脸红了,低低的说道。

  咯咯,那将来我的小微微娶了老婆呢,还能和妈妈这样吗。

  我才不要别的女人呢,我只要我的妈妈,

  一夜终于过去了,我也昏昏沈沈的睡去。

  快走吧,又要迟到了。

  妻子娇嗔的催促儿子,儿子的手还在抚弄妻子那鼓胀高耸的乳房。

  妈妈,真的不想走,还想跟你来一次啊。

  儿子低低的说,妻子娇媚的笑了。

  呜,不要啊,微微,你怎麽又回来了。

  妻子以为是儿子回来了,不依的扭着腰,撒着娇。

  敏,不是微微,是我。

  我颤抖的在妻子耳边说道。

  啊,是你,是伟德。

  妻子大吃了一惊,快速的将脸抹了一下,回过头,惊讶甚至恐惧的看着我。

  你,你,什麽时候回来的,你,

  妻子恐惧的身子开始发起都来。

  我爱怜万分的一把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啊,伟德,你真的好了,啊,伟德啊,我的老公。

  我爱怜的托起她那娇艳的梨花带鱼一样美丽的脸庞,轻轻的亲吻下去。

  老公,你真的不怪我,真的还和以前一样爱我吗。

  是吗,

  妻子欢快的搂住了我,疯狂的亲我。

  老公,我好开心。我好爱你啊。

  现在让我用它俩爱你吧,宝贝,

  我急切的将自己的衣服扯光,光溜溜的压到了妻子的身上。

  妻子疯狂的吻我,纤手紧紧的握住我那粗大的阴茎,捋动起来。

  来,上来宝贝,尝尝你老公好久没有给你过的滋味吧。

  看着我那直挺挺举着的阴茎,妻子娇媚的咬着牙,颤巍巍的爬到了我的身上。

  、:啊,老公啊,好大啊。我爱你啊老公。

  好象没有微微的大啊。

  我在妻子的耳边戏谑着。

  呜,不準你说吗,坏老公,

  妻子娇媚的呻吟,我感到她的阴道腔在不自主的收缩,大概我的话刺激了她。

  啊,老公,真的比以前更大也更硬了啊,好舒服啊。

  舒服吗?宝贝,好象没有微微的阴茎大吧,

  老公,不要说啊,啊,好舒服啊,烙的小穴好美啊。

  告诉老公,昨晚上让微微操了几次。

  三次,啊,老公,不要说吗,会害羞啊。

  妻子娇羞的哼叫着,下体收缩的更紧了。

  也更刺激是吗?宝贝。、我亲吻着他的乳房,轻笑道。

  是的,我的老婆最骚,最浪,也最好。老婆,我喜欢操你的骚穴。

  老公啊,我也好喜欢让你的大鸡鸡操我的小穴穴啊,好舒服啊。

  那你不喜欢微微的大鸡鸡操你的骚穴吗?

  我刻意的去刺激她。

  敏啊,快三年了吧。我都要忘了和你做爱是这样的快乐了。

  我深情的看着妻子,低低的说。

  妻子动情的搂住我的脖子,亲吻着我汗湿的脸颊。

  老公,你怎麽忽然就会好了呢。

  那说来还真的要感谢你和微微呢。

  老公,你会不会嫌弃我这样的女人啊,毕竟,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啊。

  妻子红着脸在我的怀里扭动起来,娇嗔的在我的背上拧了一把。

  坏蛋老公,变态。

  我就是变态啊,怎麽了,恩,老婆。

  我乐了,将她搂在怀里,揉搓着,妻子细皮嫩肉的,抱着真的好舒服啊。

  还有个好儿子。我捉狭她。

  恩,不来了讨厌的老公。

  老公啊。

  可以了,老公啊,来操我吧,小穴好痒啊。

  敏啊,还不很硬啊,我怕一会有软了。要不你先去楼上和微微做吧。

  妻子的阴道口猛的缩了一下,她红着脸,看着我。

  恩,才不,我要和老公做。

  我知道其实妻子也想要和她的儿子做了。毕竟每天都让他弄惯了的啊。

  楼上,儿子的房间不停的传出走动和搬椅子的声音。

  恩,不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啊,坏老公,我要你操我。

  被我的提议弄的完全兴奋起来的妻子特别的骚媚,不住的在我怀里扭动着。

  我爱怜的亲吻着妻子。

  可是老公,我不要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

  那我陪你一起上去好吗?宝贝。

  看着妻子那淫蕩的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兴奋起来。

  恩,好吧,可是,可是,不準你笑人家啊?

  妻子真的同意了,脸上火一样的烫。

  微微,

  妈妈,你怎麽来了,我爸呢?

  啊,微微,你爸他,睡了,啊,儿子,快,妈妈要。

  妈妈,你好湿啊,这麽多水了。

  妈妈,想死我了,

  给我,微微,大鸡鸡快进来啊,妈妈等不及了。

  妻子低低的趴伏在床沿,将自己白皙的屁股耸的高高的,焦躁不安的扭动着。

  我必须等待。

  啊,微微啊,你要操死你妈妈了,大鸡鸡硬的不得了啊,妈妈舒服死了。

  妻子仰起下巴,一脸的娇媚,紧闭双眼,体会着那一波波在体内激蕩的快感。

  妈妈你流了这麽多的水。

  微微啊,妈妈现在真的对付不了你着大东西了,看看,还是这样的兇,

  能的,只要妈妈能让他变的乖起来。

  妈妈,来你到上面来好吗?

  儿子低声央求他的母亲。

  不让你妈妈休息一会啊,坏蛋。

  妻子调笑着,却顺从的爬起来,趴到了儿子的身上。

  坏东西,那麽硬,把妈妈的小肚子都要顶穿了,

  :舒服吗,微微,

  妻子亲了亲儿子汗湿的脸,愉快的在儿子那巨大的坚硬的阴茎上蹭动起来。

  儿子的手伸到他母亲那摆动着的屁股上,捧住了帮她套弄。

  坏蛋,老让妈妈做这麽羞人的事。

  :妈妈。好舒服,你弄的鸡鸡可舒服了。

  儿子笑了,亲吻他的母亲。

  妈妈可不舒服,这坏鸡鸡太硬了,咯的妈妈好难受,

  妻子轻声笑着,继续收缩着自己紧凑多肉的阴道腔。

  才不呢,妈妈骗我,妈妈说最喜欢他这麽硬的。

  坏蛋,你什麽都知道。

  妻子害羞起来,脸上绯红。我看到她那耸着的屁股颤抖着。

  不夹了,鸡鸡顶着小穴痒痒的不行。

  微微啊,你的鸡鸡好长啊,都要顶进妈妈的小肚子里面去了。

  儿子也台头看着他母亲的小腹,还伸手在那里比画着。

  (10- 完结)

  妈妈,能插到这里吗?

  好象还在里面一点呢。

  哪有啊,妈妈你的小穴有这麽深吗,为什麽我用手都可以摸到最里面。

  妈妈,小穴里面好多水啊,

  妻子害羞的咬住下唇,屁股动的更加用力,两人的阴毛厮磨的更兇了。

  舒服吗,微微,妈妈这样动好不好。

  妈妈,你又夹我了。

  妈妈,你动动啊,鸡鸡涨的不行了。

  坏蛋,妈妈夹的正舒服呢。

  咯咯,坏儿子,这麽硬了啊。

  这样舒服了吧,坏蛋。

  舒服吗,坏蛋。

  恩,妈妈,好舒服,好多水啊,你里面滑滑的,可热了。

  儿子的手伸到他母亲的胸口,把玩着妻子那饱满的鼓胀的奶子。

  要快些吗,微微。

  妈妈,让我来。

  别太用力啊,宝贝,妈妈不要你累着。

  恩,妈妈。

  舒服吗,妈妈,还要再快些吗。

  啊,好宝贝,再快些啊,妈妈受的了的。

  啊宝贝啊,妈妈受不了了,让妈妈下来吧,快到妈妈上面来操。

  快宝贝,上来。妈妈好想要。来啊,我的微微,来操妈妈。

  快,微微,给妈妈。

  微微,操妈妈,妈妈的小穴好痒啊。

  啊,好儿子,妈妈爱死你这硬邦邦的大鸡鸡了。

  妈妈,你摸摸阴蒂吧,好肿啊。

  妻子大声呻吟着,纤细手指灵活快速的在自己那翘起的坚硬的阴蒂上糅动着。

  噢,我的宝贝,不要停,妈妈要你用力操啊。

  妻子几乎疯狂的在儿子的身下扭动起来,纤指糅动阴蒂的速度快的不得了。

  我的宝贝啊,妈妈要乐死在你的大鸡鸡下了。

  妈妈,好快乐啊,和你做爱比什麽都要快乐。

  妈妈也好舒服,好儿子,每次和你在一起,总让妈妈忘记一切的快乐。

  我终于听到了楼梯上响起了妻子那急促的步伐声,我一下就跳起,跑到门口。

  门开了,汗湿的妻子身上那刚刚做完爱的味道让我激动。

  伟德,

  宝贝,想死我了,快,让我狠狠的操你的骚穴,鸡鸡涨的都疼了。

  我低声在妻子的耳边叹着,双手热烈的在妻子的身上爱抚着。

  啊,伟德,你,你。

  这麽硬了啊,伟德,你好大啊,我爱。

  妻子迷醉的和我接吻,我抱起她来到了椅子前面。

  啊,伟德,舔进去,我的老公。

  我找到了妻子今晚几乎一直兴奋着的勃起的阴蒂,含在唇间,用舌尖舔弄。

  老公啊,我要吃你的鸡鸡。

  老公啊,好象比以前更大了啊。

  坏蛋老公,撑的人家嘴里都要放不下了。

  那麽哪里能放的下呢,宝贝。

  我托起她绯红的脸蛋,亲吻着那鲜红的嘴唇。

  这里,老公,放到这里面来啊,穴穴好痒啊,要老公操了。

  刚刚被儿子操的那麽舒服,一会又要了啊。

  我挺直阴茎在妻子火热湿润的唇瓣中滑动,调笑着她。

  妻子的脸更红了,瞇起的眼睛就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娇媚和淫浪。

  害羞倒不会啦,是不是兴奋的很啊,我看到你一会就有高潮了。

  妻子雪白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啊,老公,我喜欢你现在的鸡鸡,好大好硬啊,小穴都要被你撑裂了啊。

  妻子也兴奋的看着自己那张开的阴道口流出的那些东西,娇羞的低声道。

  刚刚已经流出那麽多,都擦干凈了啊,怎麽还有啊。

  妻子闭上眼,双手扶住了我的腰。圈起两腿勾住我的屁股,接受我的抽送。

  好象儿子的鸡鸡比我的更大一些,也要硬许多啊。

  我兴奋的想着刚才儿子在妻子的身上操弄的情景,阴茎更硬起来了。

  我动情的挺直了阴茎,加快了在妻子阴道腔里的抽送。

  妻子淫蕩的低声浪叫起来,我兴奋的扳住了她粉嫩的肩,奋力的抽送起来。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